深冬·素颜

    深冬,那种空远辽阔肆虐而来。往日的苍绿淹没在枯里,孤枝残叶,鸟巢,越发显得苍白。陪伴冬天的是冷,是凋落,是孤单。没有绿色的冬显得很骨感。
    大多数人是不喜欢冬天的,所有的美好的词章大都是描写春花、夏长、秋月,而对冬是那样的吝啬不语。冬,是繁华过后的凋零,是年轮的尽头,是满目的沧桑,是熟悉的人离开之后的一碗茶凉。冬其实是收藏的,内敛的,是积存的。
    我是喜欢冬的,喜欢它的清远广阔,喜欢它的枯色,喜欢结了冰的水岸边傲然的芦苇。喜欢冬,是因为冬的安静、肃然,孤独与简单。
    深冬是花开花落后的安静,是绿色隐退后的荒芜,是时光的似水流年,是在光阴里的寂寂。深冬像极一个素颜的女子,没有妖媚,没有张扬,有的却是一种安素。
    冬是孤独的,而孤独是最深邃的质地,比如文字,也是需要孤独的,孤独是文字的养分,那些暗自生香的文字,是从孤独中犹自开出的青花。而生命也需要孤独和安静来供养,弹指一瞬,繁花落尽,走过的一程山,一程水,一程风雨,一程光阴,便如心底的刺青,越久越青。当走过生命中的繁华,安贞和清冽便成了最真,欣赏灵魂有香气的女子,她们风骨荡然,不争不夺,安静的存在,如冬,如一朵世间的蓝莲花,独自开放,自带微芒。那些骨子里孤独的人,是疏离世俗的,宛若流云,随性率真,始终保持本色一心。人生起落,悲欣交集,总会有一段时间是孤绝的,但若心底有绿色,即使百木凋零,也会洇出一幅水墨。
    冬是素颜的,没有胭脂红粉,只是赐予世人一无边际的辽阔,和肆意的寒冷,冬的颜色基本是枯黄,即使有绿也是暗绿,绝不明艳,它隐藏了热烈。
    在深冬里,整个人都安静了,于身,于心这何尝不是一种修行,学会沉默,学会等待。雪来时,静心听雪,独坐小亭,听雪簌簌而落,万般禅意,偶尔的犬吠,便有了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的意境。雪色染尽了整个山河,尚有几根枯草枝穿透雪层,绽露在外,世界瞬间更静寂了,万物皆入画。
    还有孤寂的生在阶前的梅,越是寒冷,越是开放的清幽,梅是冬里最傲骨的美。梅的暗香,雪的无暇,是整个冬天最诱人的风景,喜欢梅的凌寒傲骨,喜欢一缕幽香饶楼,所以我的名字里总会有个梅字。梅的孤枝,梅的香如故,总是那样妖,总是一种诱惑。因为有梅,有雪,冬天才多了几分的丰盈,多了几分的颜色,梅和雪是冬天的朱砂痣,只一点便可诱人致命。
    午后的时光,临窗而坐,沏一杯金骏眉,看远处的裸色树木。这时侯是适合听许巍的歌,沧桑中透着一种倔强和希望,听出一种人生的感悟。心在安暖中在慢摇滚里,在孤寂的光阴里安帖存放。所有的纯粹的心灵都有一种冬的特质,就是冷艳逼人,是小众,但是却是真性情,简单如水。
    在这深冬的素颜里,孕育一场明媚的相逢,破土而生。不信,你等,明年东风至,春风吹又生,那一片梨花,会染白了眼眸。
    董 雯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