处暑思黍

    处暑“禾乃登”。是一句古话。这个节气,正是庄稼们陆续走进成熟的时节。
    “处暑吃黍”。是我家乡的一句老话。在我的老家鲁西北地区,这个节气,庄稼们的行列里,玉米怀抱着娃娃的绿衣才开始窜黄色,红高粱高举火把刚点着朝霞,豆荚紧绷着脸还没有炸响的冲动,棉花举着铃铛初开口吐话(花絮),谷子摇晃着金穗子正想着弯腰……只有黍子,已经低垂着金发的头颅,最先感恩大地的孕育了。
    小时候,看到黍子登场,就一直盯着母亲忙黍的身影,又蹦又跳高兴地不得了。直至母亲将那些黍子们摊晒打轧扬成红黍子粒,脱粒成米,磨米成面,就能吃一顿黄面枣窝窝了。那时候,每逢新黍收获,家家都要尝新米,蒸黄面枣窝窝,又粘又甜又好吃。特别是在闹饥荒的年月,饱饱地吃一顿黄面枣窝窝,那感觉是一生最美好的事情了。现在日子好了,想吃啥就能吃啥了,而处暑的黄面枣窝窝却渐行渐远了,早已走成一种美好的记忆了。如今家乡一片片的棉花、玉米、小麦等,却看不到黍子那靓丽的身影了。也许是人们只愿意伺弄那些效益高或易于机械化操作的庄稼了,把黍们放弃了吧。但家乡的蒸年糕依然如故,只是现在家乡的年糕都是用粘高粱和粘谷子替代的。去年春节回老家过年,正赶上热腾腾的年糕出笼,用年糕叉子叉了一块高粱面的枣糕,慢慢吃来,细细品味,感觉再也没有黄面年糕的那种好吃劲儿了。不由得就回想起黍子那美丽的身影以及红殷殷的黍粒子、黄澄澄的米粒子、金灿灿的软糯糯的黄面枣窝窝和年糕……
    今又处暑,我在南京大都市的居室里,看着夜晚灿若繁星的楼群,不仅思念起黍来……
    我在象形汉字里望黍,只见篆文和行书里的“黍”,像身着裙裾的美人儿,静静地站立着,微笑着望着我。而黍子正是禾稼类里的美人呀,庄稼里唯独黍穗子是均匀的线条状,就像美丽的发型。所以美黍成糕食也是黏黏的、甜甜的、情意绵绵的。
    我在父亲的一幅字画里望黍。父亲一生爱好书法,他的一位书法好友赠给他一幅《鸡黍之交》的字画,“鸡黍之交”是《后汉书·独行列传》“八拜之交”里的典故之一,父亲曾多次给我们讲字画里张劭和范式的故事。父亲和他的朋友虽没有达到张劭和范式“鸡黍生死交”的程度,但也常来常往了一辈子。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,这可谓至友之交如鸡黍了。张劭和范式“鸡黍之交”的友情故事被元朝的宫天挺改变为剧本《死生交范张鸡黍》后广为流传,影响颇深。
    我在古诗词里望黍。黍在诗经 《黍离》里发芽、结穗、籽粒饱满,摇曳人情:“彼黍离离,彼稷之苗。行迈靡靡,中心摇摇。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!此何人哉?彼黍离离,彼稷之穗。行迈靡靡,中心如醉……彼黍离离,彼稷之实。行迈靡靡,中心如噎……”;黍在诗经《黍苗》里唱着颂歌沐雨起舞:“芃芃黍苗,阴雨膏之。悠悠南行,召伯劳之……”;黍在唐·孟浩然的《过故人庄》里,站成彬彬有礼的简朴真诚和“鸡黍”相邀的情谊:“故人具鸡黍,邀我至田家。绿树村边合,青山郭外斜。开轩面场圃,把酒话桑麻。待到重阳日,还来就菊花”;黍在唐·秦系 《早秋宿崔业居处》诗里站成鸡黍相会的欢欣:“鸡黍今相会,云山昔共游”;黍在清·钱谦益《送萧孟昉还金陵》的诗里滴成情意绵绵的离别泪:“鸡黍交期雪涕频,相看不语且霑巾”;黍在“诘朝始趋凤阙去,此日遂愁鸡黍违”(唐·王起《和李校书》)诗里,黍在“良会若同鸡黍约,暂时不放酒杯空”(唐·唐彦谦 《道中逢故人》)诗里,黍在“君归赴我鸡黍约,买田筑室从今始”(宋·苏轼 《送沉逵赴广南》)诗里,黍在“良朋咸在兹,先期命鷄黍”(清·方文《禊日与蔡芹溪同舟作》)诗里,黍在 “待小春,开了山梅,重寻鸡黍约”(清·吴蔚光《琐窗寒·暮秋》)词里……站成让我感思令我感动的深厚情谊。
    我在营养学家眼里望黍,黍是不该消失的营养。黍籽粒中所含的蛋白质、氨基酸、维生素、常量元素钙、镁、磷及微量无素铁、锌、铜,尤其是人体必需8种氨基酸的含量均高于小麦、大米和玉米;我在中医学家眼里望黍,黍是不可消失的医病良药。黍子不仅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,也有一定的药用价值,是我国传统的中草药之一。 《内经》《本草纲目》《名医别录》等书中都有记述:黍子性味甘、平、微寒、无毒。黍米“入脾、胃、大肠、肺经”,功能“补中益气、健脾益肺、除热愈疮。主治脾胃虚弱、肺虚咳嗽、呃逆烦渴、泄泻、胃痛、小儿鹅口疮、烫伤等症”;我在美食家眼里看黍,黍是不该消失的人间美味……
    黍在我的眼里,是象形字里的美人,是永远站立着的思念。就像母亲在黍地里劳动的身影,母亲虔诚地弯着腰和黍子为伍走向成熟的身影,母亲微笑着忙碌着一粧粧蒸黄面年糕的身影,母亲在村头黍地旁等我下班回家的身影……
    黍,是我永远站立着的思念!
    卢恩俊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