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 处

    光阴转瞬,已由夏转秋,风便多了起来。
    中午休憩,忽而听到窗外的鸣蝉,依然盛脆而清冽,心里便起了悲情,这坚强的生灵将终归何处?
    “一叶三翻夏成秋,西柳枝下听蝉愁,莫问行云归何处?聚散有时不自留。”不禁低吟一首,感叹生命的薄凉,发了朋友圈,便有朋友和之,一曰:“此身今日夏复秋,苍柳枝下无限忧。不知归乡在何处?三生石外有香丘。”一曰:“此日夏兼秋,枝上闻蝉愁。问身归何处?曲终了香丘。 ”
    原来还有和我一样悲情的人,在这生命的缥缈里,哪里才是心灵的归处。
    南怀瑾先生说,三缘和合方得人身,如此,所有的生灵在这世间的轮回都是依缘而来。
    或遇见也或离别,终究逃不了宿命,生命不会重来,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世。
    那个人从你世界里路过,或是在江南的雨巷,或是在桥边梨花树下,或是蒹葭郁郁的兰汀,也或是在拥挤的人群中,就这么清澈地相遇了,那时花开正妖,回眸便是一眼千年。
    遇见和喜欢只是刹那,刹那便点燃了心底的火焰,唯美的,像盛开在天空的璀璨烟火。
    世间的万物皆有归处,正如一片叶子从春发到夏长直到秋黄离落,不过是和树枝有三季的相守,一朵花开了,在春的温暖里,妖娆不过一季,终究会随风飘零,落地成尘。
    所以不是所有的遇见都会永远,不是所有的花落都会成果,那些遇见和别离也便各自有了自己的归处。
    生命中有些人只会陪伴你一程,但是仅仅只是这一程,早已经是心里最美的山水。
    时光的水袖遮住来时的烟沙,光阴还未来得及留白,那些遇见,那些美好便成了回忆。
    我是一个善感的女子,善感到看一段文字,看一场电视剧的桥段,看一片风中的落叶,看一朵枯萎了的花,泪就会簌簌而下。
    而蝉这坚强而又卑小的生命,在秋日里会把绝唱当成自己归去的行色,此去便无归程。
    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,花草万物都在生命的道场上修行,悲喜清欢,各自体会,只是不语,只是静默,只是用繁和枯来表达。
    等春日花开,春日叶生,早已不是去年的那朵,早已不是去年的那片,我知道,那落了的朵,那飘零的叶早已化作尘埃了。
    尘埃是花叶的归处。
    尘埃是秋蝉的归处。
    尘埃也是我们每一个人最终的归处。
    近来无端地喜欢一个人静默,给自己一段独处的时光,坐在角落里,看着光阴匆匆而去,不语,就像那楼道口下面的青苔,只一场雨便会青翠,无悲无喜,只是在时光里体会生命。
    众生多烦恼,多因贪心而起,无求便无失望,无欲便无悲喜,得学一份草木的自然心,方可放下一份负累,便得一份自在。
    仓央嘉措曾说:转山转水转佛塔,不为修为来生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,这是轮回的归处,只是爱不重,便不生婆娑。
    不如在暮色中,换上布衣,坐在巷口的梧桐树下,看行云天色,看日落深山,将自己溶于其中,看光阴踏踏远去。
    也或将心安放在,一曲古琴里,一缕檀香里,一盏茶色里,铺纸研磨,书一行浅色小楷,心便有了归宿。
    就这样吧,明年的草还会绿,叶子还会生,那个毛毛虫会破茧而出,羽化成蝶。
    就这样吧,各自寻找自己的归处,寻一处庭院,种菊修篱,点蜡西窗,清心修行,安静地老去。
    就这样吧,明年再看一朵花,再听一季蝉。
    董 雯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