编辑:柴晶晶 来源:德州新闻网 时间:2017-09-19 09:57 [打印] [ ] 论坛
    我的小厂举步维艰,我的工厂人员已经缩减到极限,明明是温暖如春的日子,我却感觉依如寒冬般煎熬。生活似乎囿于困顿,小厂少了往日的生机,陷在一种恐慌中。每次对着后门的水塘,静静发呆。愁绪无可诉说。
    一日,闲坐无事,忽听卖鸭人呼喊。被折磨得体无完肤的我,忽发奇想,那个水塘里要是养几只鸭,岂不快活悠哉?被这一念头击中的我,完全忽略了自己的种种劣根性,兴冲冲奔向卖鸭人。
    那是一个矮乎乎、胖乎乎的中年人,皮肤黝黑,一脸的疲惫。看到我询问,他的眼睛里立刻放出光芒,似乎我是他的救世主。我无心讨价还价,一个小本生意人,恐怕比我强不哪里去。在那一群小生灵里,我选了四只看上去还算健壮些的。兴许看我没有小市民的戾气,他竟然搭送了我一只。我虽非爱占便宜之人,这个举动还是让我觉得心里一热,这世界还是好人多。
    然而,我的小激动并没有持续多久,那只白送的小鸭便呜呼哀哉了。我这才觉得那生意人真不厚道。不过,剩下的几只小鸭,在我的细心照料下渐渐长大了。可它们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大的幸运,我的厂濒临关闭了。因为生意萧条,我便很少去工厂了。
    开始的时候,隔三差五我还去厂里看看,每每那几只鸭围着我转,我撒些食物,它们便兀自吃起来。后来因为没有事情做,我便隔了好久才过去,令我吃惊的是,那些鸭居然都下了水,任我怎么呼唤都不上岸,就算我用食物诱惑,它们也不买账。再也没有办法了,我索性不在理它们了,任它们在水塘里自生自灭。
    入秋了,天渐渐有些凉,有一天我打开工厂的门,惊异的发现,这群鸭竟然上了岸围着我嘎嘎叫,不去下水了,我猜不透为何,仍向以前一样,撒下一些食物,吃饱喝足后,它们就呆在岸上,任我驱赶,它们也不下水。不知平静生活被什么打破,我无从知晓它们的经历,就像我的酸楚寒凉别人也不知道一样。
    寒冬逼近,小厂依然没有多少活,索性我也不再前去了。扔下一大包食物,随便它们吃。当我再去看的时候,它们再次下了水,在刺骨的冷风里,它们在冰上嘎嘎叫,似乎在抗意我的懒惰。但我依旧没有心思管它们。我的心被冷漠镀了外壳,任由它们在无人出入的地方自生自灭。
    我的绝情并没有扼杀了它们,像人类一样顽强生存着,我惊喜地发现,它们度过了寒冬,在这个温暖的春天,它们犹如野鸭一般,在水塘上边自由翱翔着,不时地俯冲水面嬉戏着。我还惊喜地发现,几株枯草掩盖的小巢里,十几枚鸭蛋熠熠生辉。我坚硬的石头心终于柔软下了,这世界太多的寒凉与不公,可是生命依然美好生动!收拾起支离破碎的心情,我买来了一大包饲料。而且明天我该干点什么了,我想。
    袁淑杰

相关文章

评论列表

新闻搜索

论坛热图

   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,直接打开本网页

论坛精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