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回吹角连营

编辑:柴晶晶 来源:德州新闻网 时间:2014-08-09 17:12 [打印] [ ] 论坛 微博
    1986年12月,我随部队经过八天八夜的战役机动,到达战区集结地域,云南文山州的平坝镇。
    说是平坝,其实连巴掌大的平地都没有,这让在大平原上长大的我们很不习惯。集结地域就是我们进行战前适应性训练的所在,没有营房,有的只是帐篷和活动板房。
    几个团驻扎一个小山坳里,气势雄壮。这样的大规模部队集结,也使我大开眼界,爬上一个制高点,向下俯瞰,那一排排整齐的绿色帐篷,一排排停放整齐的车辆,煞是壮观。
    每天早上,嘹亮的军号声响起,一队队士兵集合列队,汇成一股绿色的洪流,在洪亮震天的口号声中,向着老黑山进发,雄壮而又威武。直到现在,一想起那个场面,还令人热血沸腾。
    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。辛弃疾的军旅诗意境,就是最好的真实写照。平坝做为我们的“吹角连营”,虽然只有短短的三个月,却在我的记忆里留下深刻的烙印。
    营地背后的老黑山,海拔2000米,因为其地形酷似我们即将接防的老山,这里便成了我们的实战训练 “基地” ,山上山下挖满了堑壕,筑满了工事。老黑山半山腰白云缭绕,十分优美,但这里到山顶的几百米山路却十分陡峭,并且空气稀薄,是训练攀爬的最险路程。大家手脚并用往上攀登,每个人都汗流浃背,张大了口喘气,心好像要从胸口蹦出来的感觉,腿像灌了铅,脑子里一片空白……到了山顶,汗水浸透的衣服让冷风一吹,上下牙直打架,山上山下简直就是两个季节。
    为了真正贴近实战,登顶后就得迅速下山。俗话说:上山容易下山难。这话一点不假,上去的时候已经耗尽了体力,下来比上去更加艰难,慢了不行,快了也不行,万一刹不住脚步,跌下去不死也得重伤。所以,每次下山,心都提到嗓子眼,还得随时提醒班里的弟兄们:注意安全!
    为了提高大家身体素质,上级要求负重爬山,每个人最少负重60斤。那时我体重刚100斤,再加上60斤,真想打退堂鼓,可全班的弟兄都看着我呢,谁让你当这个兵头呢,这个念头稍纵即逝。这两天弟兄们都在叫苦,我暗自强忍着,努力给弟兄们鼓劲,现在各班都叫上劲了,这个时候不能当孬种!
    第一次负重训练,是凌晨4时,天还没有放亮,浑身的酸痛和疲惫还没退去,我们就咬着牙出发了。路上,不时有队伍超越我们,他们是步兵235团的战友。我们是初次负重,跑不起来,而他们却在负重飞奔,真为他们叫好。
    忽然,就在我叹服他们的时候,那支队伍里出现了小小的骚动,原来是有人晕倒了,可能是超强度的训练,士兵们无法承受。队伍在继续前进,不时有士兵晕倒,但也只是被战友扶到路边稍事休息,醒来后,坚持追赶队伍……我被弟兄们这种顽强的精神所感动,泪花在眼眶里打转转,脚下的步子也随之加快了。
    如果你以为挑战身体极限就是最苦的,那就错了。为了把我们锻造成胜利之剑,接下来的训练几乎让我们崩溃,我们进入了“黑白颠倒”的日子。白天睡觉,夜里出动,要把我们训成“夜猫子”。刚开始,非常地不适应,白天很难入睡,晚上却困得睁不开眼,走着路都打瞌睡,有时撞在战友身上,有时撞在路边树上,幸运地是,没有跌下路边的悬崖。记得有个晚上在泥地里跋涉,走着走着就瘫倒在泥地里了,幸亏战友拉了我一把,不然就睡在烂泥坑里了。
    也正是这个“吹角连营”,让我们的体能和技战术都有了飞速提高,特别是那些夜间科目;等真上了战场,才知道这些近乎残酷的训练,让我们何等受益。真应了那句话,平时多流汗,战时少流血。战场是残酷无情的,必须用残酷无情的训练来应对战争,才是战地生存的最佳选择。当时首长就是这样教导我们的,只有在艰苦的战场上生存下来,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。
    梦回吹角连营,老黑山脚下,那一排排绿色的营帐,一排排整齐的军车,一队队高昂的炮阵,一列列威武的士兵……
    □马泽友

评论列表

新闻搜索

论坛热图

   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,直接打开本网页

论坛精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