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火线入党经历

编辑:柴晶晶 来源:德州新闻网 时间:2014-07-02 16:37 [打印] [ ] 论坛 微博
    1986年,在我们部队接到中央军委的作战命令时,战友们情绪十分高涨。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参战,所以大家都行动起来,营房的墙上贴满了“请战书”,可能觉得写下豪言壮语还不能完全表达出自己迫切参战的心情,于是,有人剃了光头以示勇敢;有人咬破手指写下血书。凝固后的血迹随纸张在风中飘动,壮怀激烈的字眼,激昂的口号,还有《血染的风采》的歌声,把整个军营笼罩在一片悲壮的氛围之中。
    也许是我的性格不善张扬,虽然内心也很激动,却没有一丝的流露。我当时好像非常有把握,凭我的军政素质,肯定列入参战名单。在别人忙着写“请战书”的时候,我悄悄地铺开纸,写下一份入党申请书,当时的心情十分神圣,洋洋两千余言,除了自己对党最真切的感受,最关键的语句是:每当危急关头,我听见英雄们几乎是同一个声音“共产党员,跟我上”!所以,在我们即将踏上血与火的战场时,我请求入党!
    写完之后,我看了一遍又一遍,自己都觉得挺感动。这才仔仔细细地抄好一份,郑重地交给指导员。很快,指导员找我和另外两名战友谈话,鼓励我们拿出实际行动来。
    做为入党积极分子,在接下来的战前训练中,我总是要求自己做到最出色,野营拉练,自己负重上百斤,还帮体质差的战友背行装;每次训练结束,不顾疲劳,把战友们换下的脏衣服悄悄洗干净,或者到炊事班帮厨……那段时间,本来就瘦小的身材,体重又降了十多斤,几乎每次排务会上,排长都“命令”我多休息。
    为大家为组织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我感到很快乐,完全是出于一种很平常的心态,甚至觉得并不是为了入党才“表现”自己,但确实是对党的信仰才提高了我的思想境界。
    战役机动,正值寒冬,在南下的列车上,我主动睡在透风撒气的车厢口,每次停靠兵站,我又主动担任警戒,让战友们先去吃饭。到达集结地域,除正常训练外,我和另两名战友利用休息时间到十多里外拉水,保障师部机关和医院用水。驻地发生特大火灾,我和班里的战友最先冲进火场,冒死战斗了十多个小时,待大火扑来时,我们全身衣服焦糊,几乎人人都受了伤。驻地的父老乡亲来看望我们,虽然他们受了灾,还是带来了家里仅有的好吃东西送给我们,这让我们非常感动,因为我觉得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。
    还有一次打捞遇险的特种战车,要在冰冷刺骨的水库里潜水六米多深,把几根钢丝绳拴在牵引部位,水下作业,难度很大,也很危险。我向首长请战:“让我去吧!第一我会游泳,第二我驾驶过同类车辆。 ”尽管手冻的不听使唤,我还是艰难下潜三次。挂好最后一根钢丝绳,我实在憋不住,上浮的动作快了些,头不知碰在车的什么地方,血流下来,模糊了双眼,我忍痛游到水边,战友们给我裹上大衣,我全身已没了知觉……
    1987年6月28日,是我最难忘的日子。那天下午,我被战友从哨位上替换下来,赶到连部附近的一片浓密的橡胶林里,和另外两名战友一起,面对鲜红的党旗,握拳宣誓:“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……”远处不时传来的枪炮声、爆炸声,和我们铿锵的誓言融合在一起,镰刀斧头、钢枪钢盔、血与火的战地氛围,让我们流下激动的泪水。因为我们是连队第一批火线入党,三人互相握手祝贺,相互勉励一番,然后迅速进入各自的战斗岗位。
    □马泽友

评论列表

新闻搜索

论坛热图

   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,直接打开本网页

论坛精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