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乡的老井

编辑:柴晶晶 来源:德州新闻网 时间:2014-03-27 16:37 [打印] [ ] 论坛 微博
    故乡的老井坐落在村东头的柳林里,井口布满了青苔,深不见底,寒来暑往,用它取之不竭的乳汁,滋养着整条街上数百口人家的贫苦日子。世世代代活在那片土地上的父老乡亲们,靠这口深井来谋取生活。童年记忆中,古井滴答滴答的滴水声,构成了农村悠远的生命符号。
    儿时的清晨总是在“吱扭、吱扭”的担水声中醒过来,伴着这种声音,人们开始了新一天的劳作。挑水是农家人的体力活,一副扁担,两只水桶,便担起了全家人的日子。两只铁皮水桶装满水至少有八九十斤,当年父亲在外工作,母亲一个人拉扯我们姊妹几个,吃水是仰仗四邻八舍的叔叔大爷们闲时给挑上几桶的,农活忙碌了,家里吃水也就成了问题,有时候临到做饭,水缸里没水就拿着水盆到邻家舀上几瓢,时至今日,母亲还会时常念叨跟邻居借水吃的日子。
    渐渐地哥哥自己会跑会玩了,母亲终于可以放下孩子,自己去挑水吃了,情景才有了改观。农村一般挑水吃的都是男人们,如果男人不在家,家里没有出嫁的成年姑娘也可以担此重任。挑着颤悠悠的水桶,一步三摇的步伐和婀娜的姿态就成了村里一道别样的风景,只是我从上学到工作离开家乡,终究没有学会挑水。
    田边地头是少不了这样的老井的,做农活口渴了有现成的清凉井水喝。农家孩子早当家,孩子们放学后,放下书包就会拿起镰刀、竹筐去田里拔草,口渴了,用蔓子草接成一条长绳,下面栓上蓖麻叶,去井里打水解渴。东西掉进井里是常有的事,掉孩子的事儿并不常发生,农家孩子从小就习惯于这种危险了。
    一口甜水井是一个村子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源,任何损害水井的行为都会遭到大家的谴责。耳濡目染,连孩子们都有了保护井水水源的意识,偶尔有调皮的孩子故意往井里吐口唾沫,就会被众多孩子去告诉大人们,轻则会招致大人的呵斥,重则屁股上就会挨上两脚。
    老井的品质至真至纯,从它怀里涌出的水,喝一口甜透肺腑,仿佛不曾有任何东西污染过她的心。农家人夏天吃凉面,中午顶着烈日担来新汲的井水,把面条滤一下,那种冰凉的感觉真是沁人心脾。喝井水没听过谁会因此而闹肚子。农家人没有冰箱,还把吃剩下的猪肉装进大的塑料袋里面,袋口封好,浸在井水里面进行保鲜。今天,村村通了自来水,村东头那口老井渐渐寂寞了,成为记忆里古老的歌谣。
    年后,和弟弟开车去了趟乡下老家,专门去那口老井旁看了看,深邃的老井依然幽深,井壁上布满了斑驳的青苔,就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,依然默默地守卫着村子里的每个人,不求张扬,唯守沉静。
    □赵艳红
分享到:

评论列表

新闻搜索

论坛热图

   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,直接打开本网页

论坛精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