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沂蒙山小调》旋律之追根溯源

编辑:柴晶晶 来源:德州新闻网 时间:2013-04-23 17:55 [打印] [ ] 论坛 微博
    优美动听、脍炙人口的著名歌曲《沂蒙山小调》,诞生于抗日战争时期的1940年6月,至今已有70多年的历史,可谓久享盛誉、蜚声国内外。长期以来,一直被认为是“山东民歌”,也一直倍受青睐,乃至到今仍传唱不衰。
    据考证得知,这首歌曲并非“民歌”,而是实有词、曲作者,系由原“抗大一分校”文工团团员李林(作曲)、阮若珊(作词)夫妇共同创作而成。因其诞生地在沂蒙山区,故名《沂蒙山小调》。这一点在《在敌后的抗大一分校》、《抗大一分校文工团简史》二书,以及其他相关资料中,均得到了证实,可以说毫无疑义。然而,对于曲谱旋律的来源,亦即其音乐素材的原型,却有多种不同说法。如“东北民歌”说、“河北民歌”说,以及“各地民歌”汲取说等等。笔者以为其主旋律音乐素材,则主要来源于“武城民歌”《四辈上工》。理由有四:
    一、曲式结构相近。 《沂蒙山小调》的主旋律为“一段式”,共四个乐句,是明显的“起承转合”式结构。后在历次演出中,尽管歌唱家们进行了诸如二部重唱、递进式发展等艺术处理,但并未使其受到任何影响;而“武城民歌”《四辈上工》(以下简称“前者”、“后者”)虽属“二段式”结构,然而第二乐段仅是第一乐段的简单重复发展,基本上仍然属于“起承转合”式结构。
    二、乐句落音相同。也许是巧合,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,其主旋律中四个乐句的落音完全相同,即都是以简谱音符的“2”起、以“1”承、以“6”转、以“5”(读音分别为“唻”、“哆”、“来”、“嗖”)合,即使第二乐段的简单重复发展也不例外。演唱或演奏起这两首歌来,会给人以“孪生姊妹”般的感觉。
    三、拍式构成相近。前者原为“四分之三”(3/4)的拍子,后来在艺术处理中则又出现了“复合拍子”,即“四分之三”、“四分之二”和“四分之四”(3/4 、2/4 、4/4)混合拍;而后者则也是以“四分之三”(3/4)为主,以“四分之二”( 2/4)为辅的混合拍子,在节奏上是那么的相近、相似。
    四、诞生的年代后者要早于前者。后者是于1979年秋季,由武城县文化馆组织人员在民间收集而得,由乡村歌手王桂兰演唱,文化站长刘凤祥记谱,1980年8月被收录到 《德州地区民间歌曲集》。至于其诞生的确切时间,现已无从考证。但据演唱者及其他老人称,从他们爷爷辈年青时就早有传唱。由此推断,它的诞生年代要早于前者,否则,一切理由将无从谈起。此外,从流传的途径看,上世纪二、三十年代,武城处于“水、旱、蝗”灾的重灾区,百姓被迫涌入“闯关东”的移民潮,纷纷外出谋生,民间艺人自然也不会例外。同时,这些民间艺人为了生计,遂将该小调带往包括东北在内的各地,或原封不动、或填上新词予以演唱,既符合实际,也恰与前者的曲作者关于旋律音乐元素的来源,系“根据山东逃荒到东北卖唱人的曲子,经过加工、再创造而成”之说相吻合。
    需要指出的是,二者的艺术效果与生命力截然不同。在歌词上,前者原名为《反对黄沙会》,词意是揭露、控诉该反动组织的阴谋和罪行。后来,作者随着形势的不断变化,将歌词改为反映“抗日救国,反对投降”的内容,为它注入了强烈的时代精神。建国以后,其他作者又不断予以加工修改,保留了原作前两段中歌颂共产党的内容,第三段换成新歌词,最后定型为赞美沂蒙风光的内容;而后者的歌词,却是反映一个长工干活的琐事,并流露出仰慕东家小姐美貌的非分之想,内容简单、重复、平淡,给人以索然无味之感。更重要的是,无论时代如何发展、社会如何变革,却自始至终只字未改,没有随时注入时代精神,从而渐渐失去了生命力。
    在旋律上,前者优美动听、朗朗上口,易于学唱、传唱、传承,且给人以振奋与鼓舞。它曾风靡于歌坛,为王世慧、彭丽媛、于文华等著名歌唱家所钟爱,并多次获得殊荣。1964年,民歌手韦友琴以这首歌参加了华东歌舞会演,王世慧曾带这首歌,三进中南海怀仁堂,向中央领导汇报演出,受到中央首长的赞赏和鼓励;而后者,实事求是讲,可以说其旋律也同样优美、上口,易于传唱。然而,由于歌词的致命缺陷,加之既没有随着形势发展而修改,又没有好的歌手演唱,使其在当地民间只流传了几十年,便渐渐销声匿迹,无人问津。有幸的是,在文化馆工作人员的努力下,经过抢救性挖掘,才使该民歌的原词曲得以保存。
    由此引申出这样一个道理:一首好的民歌,好听的旋律,之所以感人、打动人,之所以具有无穷的艺术魅力,进而世代传承、久唱不衰,究其原因:一是取决于词曲的完美结合,二是需要不断补充新的血液。否则,既使基础再好、曲调再优美,也不会有旺盛的生命力。
■ 陈仲魁
分享到:

评论列表

新闻搜索

论坛热图

   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,直接打开本网页

论坛精华